也说出了他从被拘留到出来之后的一些感慨

邓建国

邓建国与小娇妻黄梓琪的婚礼曾经被炒得沸沸扬扬,但却被曝两人只是办了形式上的婚礼,却未正式登记。早前邓建国因欠款不还被捕,更传出小娇妻黄梓琪撇下她远走老家的消息。邓建国日前接受采访表示自己确实需要还债,并强调并未与小娇妻分手,只是暂时分居,他欲追回黄梓琪与其正式登记。[page_sbf999胜博发,break]

被拘留15天,邓建国饱尝拘留生活之苦。出狱后,邓建国花了一段时间来调理心态,好好反省,同时也在暗中准备收集资料追讨别人欠他的债务,为自己打一场翻身战。

有很多新闻对我很不利,说我老赖皮,把我说得像三头六臂的魔鬼,所以我必须得澄清一些事情。这是邓建国召开记者会的开场白,也说出了他从被拘留到出来之后的一些感慨,最终要的是,拘留事件让我懂得了法律是钢,谁碰谁流血。作为一个经营者,得保护自己,要不接下来就会像艺术家苏越的下场了,他好像被判了无期。很让人感慨,也让我自己突然一下子认识了许多东西,我得为自己辩解。

虽然号称影视大鳄,但邓建国在过去的十年里,事业并不如意,还沦落到要为别人去打工赚月薪。昨日,邓建国向媒体很诚恳地坦承了眼下他的资金流已经断裂,他还表示目前他欠别人的债务大概是在1500万左右。

我自己欠的债务是1000多万,加起来大概是1500万吧。其中银行的债务600多万,包工头的200多万,有经济纠纷的有四家。现在外面说我的地产被封了,其实是财产保全,但其实跟封了也是一个意思。[page_break]

出狱后决心反击,邓建国开始全面整理别人欠他的债务,将每一笔债务都算得很精细。做好准备的邓建国,在记者会上不仅对发言词熟练,用词谨慎,而且还拉上了律师来向记者出示他即将要打官司的民事诉讼书。

虽然自己欠债1500万,但据邓建国自己说,别人欠他的债务则超过2000万,其中包括电视台、广告公司、还有导演和演员拿了定金却没拍戏的定金。邓建国的律师随后向记者出示了2份民事诉状,一份是广东巨星影业有限公司状告天津电视台,索讨有关《康熙微服私访记5》的播映费用,另一份则是爱蓓特食品公司拖欠的广告费用。

据悉,邓建国所索讨欠债的款项有许多,但大部分都是上世纪90年代左右广东巨星影业很得势时的一些经济纠纷。邓建国坦言若不是被现在的债务逼急,他也不会如此迫切地需要打官司来还债,还要得罪像央视和天津电视台等重要客户,毕竟在拍的新戏,最终还是要卖给电视台去播。对于是否有信心打赢官司,邓建国表示,有部分是已经打官司胜诉的,法院会执行;但其他的还需要律师努力才行。因为打官司,邓建国坦言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和资金来支持,但目前又资金流断裂,很是无奈。

在记者会上,邓建国还谈到了良心、人品和诚信。他回忆道,有些官司是五年前甚至是十年前的单,虽然官司赢了,但最后却因为一些原因,而没有向债主执行。

我是一个有良心的企业家。邓建国说这句话的时候,一直在眨的眼睛很镇定。

邓建国回忆说,八年前,东北一个企业欠他一百多万,官司赢了,法院把工厂封了,债主跟他说,工厂的一百多号员工要失业。后来我就说算了。我不会像黄某追我的债一样地对别人,我也不会让别人的工厂破产,会给别人时间,两到三年,有能力了就及时还给我。言语中,邓建国除了表示自己很宽容之外,还对自己的追债人黄某表示了不满。

至于之前传杭州的杨媚媚要向他追回30万的借款,邓建国也是很无奈。他表示去年因为杨媚媚三顾茅庐,他才答应去杭州帮她打理公司,但去了之后才发现杨媚媚不是认真经营的人。去之前说分我20%的股份,每个月领3万块工资,还签了合约。但她所有的钱我没有一分钱权利,一分钱也没给我,她每天都要睡到下午四五点起床,五六点员工下班了才上班,是夜猫子型的。后来我意识到,与她合作做不了什么事情。他接着说,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